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文學] [轉] 被建中資優班正太調教(更新至第七話,在136樓)

看看
。。。
感覺很精彩 來看看
看看
看看
不错
,,
想看色色的
See
Look
四。

深夜,程未一家中一片漆黑,只剩他書桌前的燈還亮著。程未一剛寫完大前年的國際資奧考古題,正準備寫email回報給培訓老師。身為再兩個禮拜就要正式上場的國手,每天回報練習的進度是必然的要求。

他抬頭看了一下螢幕右上角顯示的時間,兩點三十六分。打了一個呵欠。明天依然是Goog的上班日。當初是特地向帶隊老師求情才好不容易讓他答應這個暑假去Goog實習的事。「未一,輕敵是大忌啊。」帶隊老師那時這樣說。

但是他真的需要這份工作。

媽媽的新書宣傳文宣他都看過了,自從他確定拿到Goog的實習之後,責任編輯的眼睛簡直都要發光了。「書名就取:『我如何教出十七歲的Goog實習生』。Goog這邊字體要加大,對對,套個Goog招牌的『讚』圖案。」新書發表會和全國巡迴簽書,編輯還一直要程未一到場。「你那天一定要穿一件公司發的有Goog字樣的衣服,越明顯越好。」「不然辦一個親子座談會,就老師跟您公子對談如何?未一長得這麼帥,肯定可以迷死一堆家長的。」

總是這樣子。之前還要他穿建中制服去座談會。「啊啊,但是坐在後面的觀眾就看不清楚班號了。」編輯一臉擔憂地說著,深怕世界上有人不知道他是建中資優班的。丟臉死了。簡直就把人當成馬戲團的猴子一樣。

但是他不怪媽媽。他知道爸爸經營的進口傢俱生意這幾年狀況越來越差了,從父母房間傳出來的爭吵內容判斷,已經連續三年赤字了吧。這間板橋市中心的房子當初也是在房市泡沫的高點買下的,貸款壓力不輕。若不是靠著媽媽這幾年爆紅的「我如何教出資優生」系列的版稅和衍生而來的廣告代言費、演講費等收入,家中的經濟狀況恐怕是撐不下去的。因此,除了堅持不露臉外,程未一對於所有能夠幫助媽媽賣書的事情都會盡量配合。包括這次去Goog實習也是一樣的。

雖然當初是抱持著奇妙的動機來Goog面試,但以結果論他還挺感謝能有這個機會的。光是遇到ht就值回票價了。想起自己的奴,程未一不禁露出了驕傲的微笑。雖然ht不是自己收的第一個奴,但是之前的奴總是不長久,大多一週不到就跑了。他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不適合當主人,變得有點喪失自信。畢竟班上跟自己要好的同學都有穩定的奴,每次大家舉行聯合調教的時候自己都只能在旁邊看著。

程未一看到通訊軟體上面,土土的燈號由綠轉灰。土土白天不像自己要上班,還每天都用功到這個時候,真的好認真呢。想起土土他心裡就又酸又甜。「未一,我們比完賽去北海道嘛!就我跟你。」土土的笑容陽光的好刺眼。程未一多麼想要去啊!跟土土的話不管是去哪都好啊。可是他們家經濟狀況完全不允許。程未一拿起桌上和土土的合照,上一次用自己比賽的獎金跟土土去關西就已經被父母唸得半死了。

「叮」的一聲,通訊軟體彈出對話視窗。「啊,是承承。」承承本名何俊承,跟程未一同班,也一起參加了今年春天的選訓營。承承沒有被選上國手,參加指考後考上陽明醫科。

承承關心了一下程未一比賽準備的狀況之後,邀請他這週六出來散散心。「你最近不是收了一個Goog工程師當奴嗎?帶出來瞧瞧啊。我也會帶Kent。」Kent是承承的奴。

「好啊,但是不能太久。我每天都有固定的練習進度。」程未一有點期待,終於可以和同學一起進行聯合調教了。

===

ht剛收到通訊軟體上的通知,程未一這週要帶他去和同學進行雙主雙奴的調教,讓他有些興奮。然而因為貞操帶帶久了,連興奮都不太會有勃起的反應了。

從那天在程未一家中正式成為主奴算起,現在已經一個月了。再兩週程未一在Goog的實習就要結束,同時也是國際資奧的開始。這一個月以來程未一都忙於準備比賽,其實並沒有太多時間精心設計調教項目。週末約在ht的租屋處也只是做一些程未一可以一邊寫程式一邊進行的簡單調教。像是讓ht當條書桌前的腳踏墊,程未一偶爾興致來了用穿著襪子的腳踩一踩ht的臉。或是讓ht把頭擺在特製的椅子凹槽上,程未一的屁股對準ht的鼻尖坐著,然後全神貫注地解著國際資奧的考古題。

這類的調教的特色就是等待,大段大段的空白時間都在等待。ht漸漸明白其實這也是調教的一部份。有一次ht的頭鑲嵌在椅子特製的凹槽中,鼻尖隔著內褲抵著程未一的屁眼,程未一的兩腳踩在他的大腿上。大概是題目解得正順,桌上傳來高速打字的喀噠喀噠聲。好無聊。ht心想。隔著內褲的關係,鼻子其實聞不到什麼味道,抵著屁眼也只是心理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剛剛要是午餐的時候讓程未一多喝一些汽水還是吃個地瓜之類的就好了。但是身為奴隸就算想被虐也只能等,等主人興致來了的時候給予的像是賞賜一樣的虐。

ht並不覺得程未一虧待他。他知道國際資奧對程未一有多重要。程未一早上來上班的時候常常呵欠連連。ht知道他又熬夜練習了。當他看到程未一喝著double shot的黑咖啡努力壓下睡意的時候,總是覺得心疼。實習剩下最後兩個禮拜,程未一負責的專案已經將近尾聲了。其他同組的同事見到這個實習生那麼好用,紛紛想要在最後兩週再多塞給程未一一些打雜的工作,都被ht給擋了下來。

到了週六,ht和程未一一起前往Kent位於石牌的租屋處。到達的時候承承已經在裡面等了。

「這位是我的奴ht,同時也是我在Goog的主管。這位是承承,他之前跟我一起比資訊競賽,剛考上陽明醫科。這位是承承的奴Kent,他是榮總的外科醫師。」程未一一口氣把所有人都介紹了一遍。

「啊,雖然我跟未一一起去了選訓營,但是我實力和他差的遠了。」承承謙虛地補充。

承承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搞資訊競賽的。黝黑的膚色、深邃的五官、細瘦但是蓄滿力量的手臂,感覺就是下課時間會在籃球場上奔馳的陽光運動男孩。Kent就更誇張了。身高應該有一八五。身體各處都鍛鍊得非常精壯,臉上只要沒有笑容的時候看起來就像是個圍事的凶神惡煞。但是笑起來就憨憨的。兩人據說是在籃球場認識,才結為主奴。

「你好。」Kent跟ht握手時非常大力。握到ht的手都隱隱發痛。

Kent租的這間房子位在石牌站走路十分鐘左右的巷內,是一間蠻寬敞的一房一廳分租公寓。浴室裡有浴缸和淋浴間,還有一間小儲藏室。「都是拿來放調教用的器具。」Kent看了主人承承一眼。參觀一圈後,程未一和承承坐在客廳的無印良品風雙人沙發上,ht和Kent則跪在各自的主人面前。

「那要比什麼呢?」程未一問承承。他們班上流行的多對主奴的調教方式是讓奴隸們進行一些懲罰性的競技,輸的奴則要再接受進一步的羞辱。

「不如就我們輪流提議比賽項目吧?最後累積下來輸的奴要在大家面前自慰。」

「好喔。」第一次參加這種調教的程未一非常期待。看著奴隸們賭上尊嚴的戰鬥,感覺自己好像神奇寶貝訓練師之類的。

「那我們先來比個一分鐘伏地挺身吧。」承承提議。「但是臉上要罩著主人的鞋子。」

這場由ht先攻,他用程未一的球鞋鞋口罩住口鼻,再以透明膠帶固定在自己臉上。稍微晃了晃確定黏得牢固之後,就開始了伏地挺身的預備動作。

計時開始之後,他奮力地起落著。ht雖然已坐辦公室多年,當初當兵時體能鑑測可是連上數一數二的。一開始他是以憋氣的方式進行,到了三十秒的時候實在是撐不住了,開始大口大口地喘氣。程未一穿了一上午的球鞋內部又濕又熱的男孩腳臭灌進肺裡,即使如此,伏地挺身的速度也沒有絲毫的減緩。

到了最後十秒時,ht開始疲累了。已經沒有辦法維持全速。因為反覆地呼吸著鞋子裡的味道,他開始覺得頭有點暈。撐到最後一秒鐘結束,他手臂微微發抖地攤在地上,吃力地撕下膠帶,拔下程未一的鞋子。

「六十二下。不錯嘛。」承承負責計數。「Kent加油囉。要是輸了的話,你知道的⋯⋯嘿嘿。」

Kent也以同樣的方式戴上承承的鞋子。不愧是有在鍛鍊的人,他一開始的速度雖和ht一樣,但是一直到最後都沒有減慢。Kent在這個項目以六十八下勝出。ht忽然明白一開始Kent為何握手如此用力了,承承想必已經帶著Kent跟他建中資優班同學的奴進行過多場類似的比賽。Kent知道其他的奴都是自己的對手,剛剛是宣戰來著。

「接下來嘛,我們來玩呼吸控制吧。」程未一拿出了兩個膠質口罩,這口罩戴上之後可以完全密合口鼻處。鼻孔前端有一根細軟管,通過一個類似氣囊的裝置之後往外延伸約半公尺。嘴巴的部分是用特殊纖維製成,只能吐氣不能吸氣。戴上這個呼吸控制裝置的奴,只能以鼻子吸氣、嘴巴吐氣,並且吸入的空氣來源受到主人完全的掌控。

程未一提議的競賽項目是由奴隸戴上呼吸控制裝置,以爬行的姿態趴伏在地上。主人騎乘在奴的背上,並且把細軟管的開口放在自己的屁眼裡。每一分鐘會把管子拔出十秒鐘以免窒息。奴面前的地上有一平板電腦,裝了一個應用程式。這個程式運行時畫面會出現一個長度為三十的英數混合字串,搭配一個零到九的數字。每十秒鐘會變一組。奴隸必須把這些長字串和數字的對應背起來。十五分鐘後進行考試。考試時會出剛剛曾出現過的長字串,必須要答出相對應的零到九數字。分數高者獲勝。

「這個氣囊是做什麼用的?」ht問。

「這個叫做儲屁囊。因為管子很細,如果主人放屁的話,大部分不是都會漏出來嗎?這個儲屁囊可以先儲存一次大量湧進的屁,再緩緩的在奴每次呼吸的時候分批排出。可以把浪費掉的屁降低到百分之五以下。」程未一解釋著。他和承承都在午餐的時候吃了很多地瓜,就是為了這個項目做準備。

「唔。所以說是一邊聞屁一邊背書的比賽嘛。未一你真的確定要比這個嗎?」承承笑著說著。「Kent以前是陽明醫科的書卷喔。」

程未一自豪地拍拍ht的頭,轉頭對承承有點挑釁地說:「你最好不要小看Goog工程師。」

Kent和ht以狗爬的姿勢伏在地上,面前擺著平板,背上有主人騎著,鼻子前端的呼吸管直通主人的屁眼。ht開始二十秒就聞到程未一的屁味了。軟管十分的細,跟直接被坐臉沒有太大分別。

連續不停地聞著男孩肛門裡的空氣,ht大概過了一分鐘就開始頭昏了。眼前的出現過的英數字串已經超過十組,快要到達短期記憶的上限。他正感到吃不消的時候,程未一放了個屁。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see
Flex the thang cuz it's time to impress
LOOJ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