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文學] [轉] 被建中資優班正太調教(更新至第七話,在136樓)

><
see
see
1# terao
Q
See
1# terao
See
二。

「該不會是你們社的那個吧?懲罰遊戲之類的?」土土猜測,顯然很清楚程未一社團平常的節目。

「是啊。」

「未一你不要再欺負同事了。」土土似乎很習慣這種場景了,面帶無奈地勸著。

「我哪有!而且他也不是我同事。」程未一狡辯著。「他是我⋯⋯呃⋯⋯主管?」

「都一樣啦。」

「好吧⋯⋯。」程未一癟著嘴,一臉掃興的樣子,跳下會議桌開始穿上鞋襪。ht有點驚訝他還蠻聽土土的話的。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ht站起身,好奇地問了土土。畢竟土土和程未一不同校。「啊,抱歉。看到剛剛那個場面都忘了自我介紹了。」土土接著簡單解釋兩人的關係。原來土土和程未一是在資訊奧林匹亞選訓營認識的,目前兩人都選上國手,將於八月底的時候去東京參加國際賽。

土土本名叫做楊坤培,因為名字兩個字的偏旁都是「土」,故得綽號土土。ht打量著土土,雖然也是一臉聰明樣,但是氣質溫和敦厚,感覺個性就比程未一好很多。身高比程未一略高一些,穿著水色的附中制服顯得非常好看。土土的兩手手腕上都帶著一模一樣的黑色電子錶,不知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等等,土土是今年的資奧國手,又是附中的,那不就代表——「你該不會就是tosquare0619吧?」ht驚訝地問道。

「呃,我是啊。」

「我也有在玩topcoder。」ht解釋著。「真是久仰你的ID了!」

「啊哈哈,還好啦⋯⋯。」土土露出了羞赧的表情,甚是可愛。ht不禁納悶,像土土這種等級的選手,類似的稱讚應該早就聽到耳朵長繭了吧?

「土土我們走吧。你還沒去拿哈根達茲對不對?我帶你去。」程未一拉著土土出門。他又回頭跟ht說,臉上已恢復成模範生的表情:「學長我們下週再比一場吧!」

===

那天之後,ht跟程未一的互動倒是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ht開始會注意程未一今天穿了什麼鞋什麼襪之類的,他以前可是從來不會關注別人的穿著打扮這種事情。而對於下週的topcoder比賽,ht也想好了一個對策。簡而言之,就是作弊。

ht打算找十個朋友參加下週的topcoder比賽,但是他們會故意上傳有著微小漏洞的程式,並且把程式寫得極醜,讓除了ht之外的參賽者很難讀懂,更不用說抓錯了。這十個朋友也會在程式開頭或結尾處用註解藏一些暗號,讓ht可以一眼就在匿名的程式海中分辨出來這些暗樁。如果順利拿下前兩題加上這十個偵錯,可以達到三百分。因為挑戰階段的得分上限是一百分,所以除非程未一寫出第三題,不然ht已立於不敗之地。

當然,程未一寫出第三題的可能性並不是沒有。這點ht也已經算計好了。下週的例賽剛好是三個月一次的「季後賽」形式的比賽,只有過去三個月所得積分夠高的人才能參加。在季後賽中的題目會比一般的難上許多,季後賽的最後一題從沒見過世界排名前五之外的人解出來過。程未一上一次在例賽中的第三題尚且無法攻克,季後賽的第三題應該是非常安全的。

「學長,這週末的topcoder比賽,你要不要來我家比?」程未一在和ht吃午餐的時候邀請他。「我爸媽剛好都出國了。」

「好喔。」ht沒有細想就答應了。

到了週末約定的時間,ht前往程未一給他的地址。程未一家裡位在捷運板橋站走路五分鐘的一棟住宅樓的二十七層。電梯跟住戶的家門都是磁卡感應式的,感覺挺高科技的。

「歡迎。」程未一打開了門,帶ht稍微參觀了一下。屋內是典型三房兩廳兩衛的格局,目測約四十坪。室內可以看見細心規劃的擺設品味,但是雜物稍嫌多了一些。程未一的房間內則滿坑滿谷的都是書,書架層層疊疊地塞滿了各種大小開本的書,茶几上也堆了一落一落的。其中大部分都是跟資訊有關的,間雜了一些小說跟少年漫畫。雙人床有一半堆滿了衣服、布偶、抱枕、電腦遊戲的包裝殼等等,只剩一半的空間可以睡。床頭框突出的小柱上則掛了幾面獎牌,ht認出了其中一面是今年全國賽的銀牌。

書桌上清理出了兩個方形的空間,看得出來是為了ht的來訪事前準備的。桌上顯眼處有一張合照用相框立著,是程未一和土土的合影,背景看得出來是大阪環球影城。照片裡天空很藍,強烈的陽光在兩個男孩的笑臉上畫出立體的光影。或許是太刺眼了,兩個人眼睛都瞇瞇的。

「這是我跟土土去年暑假去關西的照片。」程未一看ht的視線停留在相框上,便稍作說明。照片中的土土仍然是雙手都帶著同一對電子錶。

「吶,話說啊,土土為什麼兩隻手要各帶一隻錶啊?」ht從一週前就很疑惑這件事。

「詳細原因我也不知道,可是當土土決定要認真比賽的時候,就會把兩手手錶都脫下來。算是一個儀式吧。」

「那他之前比全國賽或是選訓營裡面的比賽有脫下來過嗎?」

「只有一次。」程未一說。「跟我比的時候。」

「誒?」ht覺得程未一還真榮幸。「那一次該不會還帶有懲罰遊戲吧?」

「⋯⋯算是有吧。」程未一臉色一沉。

「結果誰贏?」ht微微偏頭,笑著盯著程未一。畢竟他根本無法想像程未一或是土土其中任何一個人輸了之後接受那些極屈辱的懲罰的畫面。

「⋯⋯。」程未一沈默了,露出了ht從來沒有看過的複雜表情。「你把電腦打開準備一下吧。我告訴你wifi密碼。」他開始轉移話題。

ht也識趣地沒有多問,手邊開始了賽前的準備。「這麼一說,我們還沒有決定這次的賭注是什麼厚?」

「我已經想好了。」程未一提議。「輸的人當贏的人的奴隸兩個禮拜。如何?」

「蛤?奴隸?」ht自從認識程未一之後真是開始說出一些以前從來沒有機會說出的詞彙。「怎麼個奴隸法?具體來說是要做哪些事?」

「主人下的命令只要是沒有傷害奴隸的身體健康的都要遵守。」程未一好像很熟練於這方面地說著。「當然,命令內容不可以影響奴隸的金錢、工作和人際關係。」

「這樣喔⋯⋯。」反正有準備那十個暗樁,應該沒問題吧。

「那就說定囉!」程未一終於恢復平常古靈精怪的模樣,帶著頑皮的笑容說著。

季後賽很快地就開始了。ht這次倒是先看了第三題的題目,發現果然萬分困難,跟以往一樣,才開始安心地寫著前兩題。

他很順利地寫完前兩題。在挑戰時間也如預期一般的找到那十個暗樁,取得了偵錯部分能夠拿到的最高分數。

到最後公佈分數的時候,ht緊張的都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了。按下重新整理,他很快地找到自己的分數:三百分,跟預計的一模一樣,作戰完美地實現了。

但是就在同一個頁面不遠處,ht發現程未一的帳號weiyic的得分是三百二十分。

「怎麼可能!」ht驚訝到不小心把內心的問句說出口了。「你寫出了第三題?」

「恩啊。」程未一淡淡地回應。

「可是你上一次比賽的第三題不是沒有寫出來嗎?這次的困難很多耶!」

「誰說我沒有寫出來的?」程未一挑眉,一臉得意地定定地看著ht。

「你該不會是——」程未一說他有寫出第三題,卻只拿到兩百四十分。「故意在偵錯的時候繳交錯誤的測資?讓自己被扣六十分?」ht驚訝的嘴巴都合不攏了。

「你現在才發現啊?」程未一臉上滿是惡作劇成功的表情。「上一次我故意拿一個低分,想說犧牲一次幫你腳底按摩一下讓你放鬆戒心,這次再好好讓你當奴隸的!誰知道你那麼弱,連上一次都輸。」

「可是如果你真的這麼強,寫得出這次的第三題,怎麼可能積分還比我低?」

「這是我的分身帳號啊。當初可是先查到了你的積分,才特地練一個比你略低的帳號的。對你多好啊!」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ht腦中已經一團混亂了。季後賽的第三題一向都只有世界排名前五的人才解得出來,如果程未一真的是如他所說的,那他的本尊帳號ht一定有印象。

等等——該不會——!

「你就是hiimic吧!」ht想起那個常常跟tosquare0619,也就是土土的帳號爭一二名的ID。

「看來學長也沒有那麼笨嘛。」程未一笑著承認了。

「未一」這兩個字在日文可以唸作「みいち」,羅馬拼音是「miichi」,調換一下順序之後就變成「hiimic」。程未一是hiimic的話,那麼土土和他對決的時候會「脫手錶」的確是說得通的。

「好啦,願賭服輸。」程未一從抽屜之中掏出了一樣ht從沒看過的物品。「你戴上這個吧。」

那是一個透明的塑料材質的管子,直徑約六公分,朝下彎曲。在尾端接有一金屬環。頂部則有一個感應指紋的裝置。「這個是貞操帶,套住你的屌之後,只有我的指紋才能打開。」

「一定要戴嗎?」ht驚恐地看著這個陌生的器具。

「不是說要當奴隸兩個禮拜嗎?不帶貞操帶算什麼奴隸呀。」程未一一臉理所當然地說著,又順手從桌上找來一把小剪刀。「去把陰毛剪一剪吧,不然戴上之後容易卡到。」

ht乖乖地接過剪刀跟貞操帶,到廁所裡面處理了一下自己的陰毛後,扣上了貞操帶。出來後有點不好意思地讓程未一在自己光溜溜的私處面前設定指紋辨識的啟用。

「好了,設定完成了。」程未一講起話來開始有主人的感覺了。「接下來你如果不服從我的命令的話,就一輩子別想勃起囉。」接著他又拿出了一個六公分長的小柱狀物,連接一個小圓盤。「戴上這個肛塞吧,我一般都叫它狗尾巴。」

「嗯⋯⋯」ht已經開始體認到自己的奴隸身份,不敢跟程未一討價還價。他萬分困難地把狗尾巴的尖端塞進自己的肛門裡。插上去之後覺得非常的不適。沒想到這麼細的一根東西在肛門裡就能引發這麼大的痛苦。

「這個狗尾巴有很多功能,其中一個功能是電擊。」程未一晃了晃手上的遙控器。「我按下遙控器上的按鈕就會觸發。當然電壓不高啦,不會傷害人體,只是會有一點難受。來試試看喔。」他說著說著就按下了電擊按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t身體一震,痛到叫出聲來。什麼叫做有一點難受?根本就是痛到靠杯!如果接觸點是一般的皮膚的話可能還好,肛門內的細皮嫩肉原本就對痛覺極度敏感了,接受這種程度的電擊引發的加乘效果可是指數倍的。

「看來你忍受疼痛的能力還蠻遜的。沒關係,接下來還有很多練習的機會。」程未一露出調皮的笑容。「之後只要是面對面調教的時候都要戴著狗尾巴,貞操帶則是一直都要戴著。」他坐上了床沿,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板。「過來。」

ht想了一下,最後跪在程未一面前。

「不錯嘛。蠻有sense的。」他抬起了穿著白色踝襪的雙腳,到ht的面前。「幫我脫襪子。」

ht聞到了熟悉的味道,隔了一週竟覺得有點懷念。他伸出雙手,還沒碰到襪子,忽地又遭到一陣電擊。這次他忍住了沒有叫出來,疑惑地看了一下程未一。「用嘴巴。」後者命令道。

ht艱難地用門牙咬著白襪的前端,折騰了一陣子之後才發現原來得要先在腳跟處退下一點襪子,才能在前端往前拉一些。這樣反覆了幾次才抓到了訣竅。過程之中ht的鼻子、嘴巴乃至於整張臉都在程未一的腳底下磨來磨去的,飽嘗了濕熱的襪子連著腳汗的氣味。

「哪一隻襪子比較臭?」程未一看了看ht好不容易脫下來的兩只襪子,問著。「左腳那隻。」ht回答。「把那隻含進嘴裡。」ht雖然面有難色地看了看眼前的襪子,還是很快地將左腳那只吃進口中。調教才開始沒有多久,ht已經領悟到遲疑或是抗拒只會招來更殘酷的懲罰。當奴隸的訣竅,就是迅速地服從命令。

襪子塞滿了ht的口腔,剝奪了他的語言能力。程未一剛脫下的襪子的濃郁味道衝擊著ht的味覺和嗅覺。他所分泌的口水迅速地被襪子吸收,等到襪子吸水能力到達飽和之後,漸漸開始釋出之前吸附的口水。而那些口水浸潤過襪子的毛線纖維最深處,溶出了最完整精華的,關於主人程未一的腳的一切。可以說程未一一整天下來左腳所分泌的所有汗水跟氣味,ht此刻都將會一點一點地品嚐到。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1# terao
See
哇這文筆太好
看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