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文學] 被霸氣教官玩壞了(持續更新)3/1

[文學] 被霸氣教官玩壞了(持續更新)3/1

本帖最後由 天之玄億 於 2017-6-12 03:07 編輯

被霸氣教官玩壞了

      

   我Jay是個職業軍人,二十歲的年紀沒有城府,身材不錯比例勻稱,雖然說不很壯,但肌肉線條相當的明顯,一頭西裝短髮和少許的雀斑,靦腆,說話有條理不疾不徐,兄弟都稱我為小胡哥
我未出櫃且低調,和我的相處就只有壞壞小毛頭能形容。

   當初到部隊,剛入營還很單純,待的單位是教育營,單位裡有常駐野地訓練,資歷深的教官,閱歷豐富。
小菜兵的我,他總是不避諱照顧,解決我許多軍中麻煩事。 我倆就好似好兄弟,日久生情。無奈我未出櫃沒甚麼經驗,只能私底下瘋狂迷戀教官英武帥氣每個表情,偷偷跟蹤偷窺他,觀察交友情況。

他成熟的臉龐總是充滿著霸氣,也同樣感染著周圍的人。長得俊逸,可是笑容總是很大方很燦爛,有一種自然的親和力。渾身都是肌肉,尤其是他的臀部豐滿,圓滾滾的,平時穿著軍褲子根本擋不住那誘人的曲線,率性鬍渣,超有男人味的菱角臉,那冷酷和惡狠狠殺氣,彪悍性格,使我對教官陽剛肉體有越矩遐想。

  有次我從辦公室出來後,恰巧撞到教官。我一怔,是他!是那個朝思暮想的男人,我正想著要不要打個招呼,教官卻從我身邊像個沒注意到一樣側身地走過去,我暮遠抓住了衣角有點失落。
過了一段時間剛處理完公務,回部隊辦公室的時候。就被教官叫到通訊教室,他總是習慣在教室裡,預演明天的操練。剛從外地回來的他穿著得體軍服看著我說

「看你魂不守舍,做的地勤分析表也搞砸,你到底怎麽回事?是要搞我嘛?我操」他一推資料直接丟在我臉上
我被教官責罵的氣勢震住了,想解釋又看他如此憤怒神情,我有點自責吞著眼淚的說:「報告,我會改進重作。」

教官畢竟是出於好意地問,見我一臉無辜可憐樣子,最後他心軟的說「算了,再回去重作吧」

拿著資料,我洗個冷水澡整理思緒,再下去辦公室繼續弄業務,喝了熱牛奶之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等我注意時候已經午夜了。迷迷糊糊地瞇上眼睛,往椅子一躺。在睡意中侵襲之下,覺得自己今天特別疲憊真是很奇怪,可是我想資料還沒完成,只好繼續與睡意搏鬥,還是沒有抗過瞌睡的侵襲,眼皮一點一點重起來,不一會兒就睡去了。

   一陣開門聲響起,我不由得免強醒來。看見我的桌前站著一個人!由於太過疲憊,臉睜開力氣也沒,又閉上眼。
意識到那個人正用自己外套替我蓋上,雙手輕捏我的臉頰,以為要在逗弄抓下一些什麼似的,但而是把他左手滑到我的股間。然後右手開始撫摸我的褲襠

  我意識到了什麽而顫抖,在辦公室裏面對著做那種事蠻刺激的,我已經沉溺在他撫摸,在那一瞬間,我忽然地抖起身。
他隨即轉身的那一剎那,就著從門口外邊射進來的燈光,看見一張我非常熟悉的臉!那正是我仰慕的教官,可以看到他面無表情走出我的辦公室!教官平時正經八百模樣。竟有那麼色慾的一面

   隔天上班的時候,辦公室比平時都顯得熱鬧,不時有年輕的小兵來找我看他們的成績。
我忙著搜尋資料。當教官進來拿資料時,我趁沒人進來空檔,不經意地問:「教官,昨晚有來我這過嗎?」

教官愣了一下:「沒有阿,我昨天下課就外出,有人進來過你這?」
「昨晚我也不清楚,難道我看到靈魂嗎?可是有外套」我一臉懷疑地看著教官,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給他看

他笑著説:「這不是你的外套,你太累了吧」
我也不以為然地説:「大概吧,我真的是太累了」仔細想想也是,於是不再理這件事了。

  夜裏,我喝了牛奶,覺得微微睡意,不由得瞇上了眼。就在那時候,忽然有人進來的聲音。感覺有人把我椅子往後推,意識模糊的我。
揉了揉眼坐了起來,看見是教官拉下我軍褲拉鍊,在想我是不是還在做夢的時候,他一見到我的屌,頭緩緩靠了上來,他狠狠地用雙手握住根部,屌被掐得發青,他雙手出奇地有力。
他二話不說替我口交,我們便開始有了第一層性關係

  我不停地想掙扎。在推開教官的手時,一不小心把他的衣袖扯開了,驚奇地看到他眼神殺氣簡直破表,無袖的軍衫短褲。本來不是很緊身的款式,可是穿在他身上就顯得那麽緊身,汗衫的胸前凸點好明顯,臀部也被完全包住了,甚至連褲襠那裏都是鼓鼓的壹大包。

我稍微扭動了壹下臀部,我的動作對教官就是挑逗。看到這裏,教官徹底解除他的試探,命令我把雙手高舉。我聽從命令的把雙手舉起,抱住後腦,由於無袖運動汗衫,濃密的腋毛已經完全暴露給了眼前教官。我閉起了眼睛,把頭扭到了壹邊。我知道自己的樣子很淫蕩,而且還被欣賞教官給看光。想到這裏我竟然會緊張,敏感的乳頭把貼身的汗衫完全頂起來了!

   他非常滿意我的表現:「你難忍飢渴,我知道你心神不寧原因,是這個吧」
從抽屜裏拿出野戰用的軍繩,熟練的把我的雙手綁起來,這下我想反抗也沒辦法了,身體已經失去了自由,只能教官處置了!

   他口中一吐,一陣舒暢感從我直挺挺屌湧上,連續的奮戰,我的小兵們在口中四散,褲檔精漿已成我展現每日忍耐成果項目。教官滿意的看著自己吹屌們成果
就這樣多年以來眾所仰慕教官,這樣陽光帥氣完美無缺形象的曖昧對象卻是我....
發生這件事之後,我有交往衝勁,積極準備追求他,只要他在營,我配合給他口交。

像性奴般的討好他。再加上教官在營中「忍很久了」,總是他穿著一身綠軍裝來我辦公室報到

    有一次我正邊打學員資料,他一臉色樣敲著門:「小杰,打擾一下」
我瞧他一眼,見他拉下拉鍊把門反鎖,一身軍服下卻猥褻露著大鳥,我心一羞又緊張(馬的,是種馬啊,方才不是在吃完早餐,在廁所洩了一次)
把我上衣脫了以後,馬上又是在辦公室不要臉吹舔含吸,只後就是隨處幹我一個節奏…也沒辦法,誰叫我需要他呢,撇了眼神教官的大屌就不停鑽,我滿臉(幹,沒兩三下又想射,為什麼吹教官下面就不會滿足呢)

  我雙手扶在辦公桌上,教官猛力抽送穴好似要被摩擦到紅又腫「阿阿阿歐....插好大力,幹....我要射了啦...不要再捅了,蛤..蛤..會射到文件上啦」
教官不聽勸更下流把我腳扯更開,讓菊花綻放大一點,加強力道我的G點頂,平常我很容易滴水,現在卻變本加厲狂流 「口裡不一,說話要喊報告,而且我要滿意回答?知.道.嗎」

我淫穢帶下賤臉龐楊著天抿嘴說「乎哈恩恩....報告教官,把我幹壞吧」開著腿無法自我,他却是不错眼神地盯着我的屌斷斷續續精液,弄的体毛全潮濕了,黏在我白皙透亮的大腿上,菊花從口內流他的精液,肆意纵横,分不清是腸液還是精液,看似被他操失禁了似的我喘氣不已。他瞧對着身下我那具年輕活色生香的肉體,他野笑著猙獰,带着幾分危险,教官缓缓说道【别急,不会結束的……記着,以後只要有需要,我要你随时随地張開腿给我幹,懂没?】

我細聲喘息,他刻意低聲呼氣繚繞在辦公室裡面,伴隨著肉體碰撞得聲音,「阿阿阿歐....幹...嗯哦……不行了,我好難受,拔出來,我想尿尿啊」
教官趁勝追擊,舔我最敏感的脖子,那銷魂觸感感讓敏感的下体被教官的大屌浇灌,热腾腾的精液燙得我渾身哆嗦不由得精液四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看看
解鎖
See
1# 天之玄億
[code][/code]
see
看一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