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長與我 - 同志影視及文學專區 - UT男同志論壇        
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文學] 班長與我

[文學] 班長與我

本帖最後由 小周周 於 2018-6-3 00:19 編輯

班長與我(零)

前言:
本小說或回憶錄,為民國75底,筆者在金門當兵所經歷的真實愛情故事,一點一滴的為您呈現。

事隔近30年,筆者為呈現更為忠實的原貌,多次的與劇中主角「徐峰班長」聯繫,唯取得最真實的視角觀點及補充。

其中為了要保護主角真實身份,劇中姓名皆已改過


[/hide]班長與我(一)

在整個軍旅生涯中,最令我難忘的時期應該是下部隊的前半年。雖說只有半年時間,但卻是我這一生中最刻骨銘心、最難以忘懷的一段回憶!

有人說,當退伍的老兵聚在一起時,只要一聊起當兵事,那可真是三天三夜都說不完。話題不外乎是吹噓當年自己如何如何的英勇、體能是如何的好,再不然就是哪個XX西施等等。

我,沒有英勇的事蹟,也沒有強大的體能,更不會去注意那邊的啥XX西施。但我這段難以忘懷的回憶卻是他們所沒有的,可以說是「羞澀的男愛」吧。

時值75年,剛到金門的我還是菜鳥二兵。某日在一次的莒光夜作文時,突然發現到對桌有一位學長(後來知道是班長),長得帥帥的,從來沒見過,不知從哪冒出來,正在和旁邊的學長們聊天。於是情不自禁的有意無意多看了幾眼,心想:怎平時沒有看過他?真帥!英俊的臉龐帶點壞壞的笑容、結實的身材更顯壯碩,在他們那桌算是最突出的了。重要的是,他會喜歡我嗎?

心底才這樣想時,沒想到他也正朝我這邊望過來,而且是大大方方看著我。當彼此四目相接時,他即刻對著我邪惡的微笑著。此時還是菜鳥的我,心跳可是破百了。我的老天鵝,對方不知何來歷及背景,他笑的有點玩世不恭,真的是在對我笑嗎?還是我的錯覺?我還是趕緊低下頭假裝寫作文吧。

呿!「他決不可能會喜歡我的,一見鍾情?小說看太多,這也未免也太戲劇化了,更何況是在前線金門!」,我心裡自顧自說著。

當時的我並不太敢一直正面的看著他,只能偷偷的,每當他看著我時,我一定假裝寫作文或是將頭轉個方向。就這樣,這一晚的莒光夜就在彼此的目光探索中結束。

但這也開啟了這位班長和我之間的一段「男男戀」,直至他退伍!

XXX

徐峰的視角

「對面那個人是誰?怎麼沒看過?一定是個菜鳥無疑。」徐峰邊看著對方,心裡邊想著。

徐峰發現對方也正偷偷地看著自己。「難不成對方也對自己有興趣?說真的,白白嫩嫩瘦瘦的身材,姣好的臉龐,真是可愛到爆,真想一口吃了他!」想到這,徐峰不自覺嘴角勾起了一絲的笑意並且直愣愣的繼續看著對方。

期間,徐峰判斷那菜鳥也一定喜歡著自己,因為對方好像故意似有似無的一直看著自己,但每當徐峰給他一個微笑時,對方又羞澀的低頭去寫作。那菜鳥的這種舉動惹的徐峰心癢癢的,似乎撩起了他那最原始的男性慾望!

兩小時莒光夜寫作時間,對他們倆似乎是太短了。雖然兩人彼此不認識,沒說過話,甚至連姓名都不知道。但是彼此那「炙熱的眼光」是騙不了人的,很明顯一方是攻,另一方則是受,自不待言。

「沒關係,雖然現在不認識你,但一定是通信排,找個機會去看看你,你遲早是我的,我一定要把你吃了。」想到這,徐峰直盯著那個菜鳥並給他一抹邪惡的笑容。


班長與我(二)

翌日

「陳學長,昨天莒光夜坐在我對面隔壁桌的那個人是誰?我怎麼好像沒見過?」我趁著中午空檔時分,偷偷地問他,因為昨天他就坐我旁邊。
「誰啊?」
「就是靠近浴室那張桌子,剛好坐在我對面沒有戴眼鏡那個啊?」
「喔,我想想,那應該是徐峰,怎?」
「沒啦,只是好奇,沒見過。」我說著。
「他是搜索排班長,我們旅部大門口的哨長。」
「是喔。」心中一陣得意,因為問出答案了。

從那時起只要是在外頭的早晚點名,我一定會偷偷地用目光瞄著他,或是隔著一段距離看著大門口的哨長是不是他。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雖然隸屬不同排組,也沒啥機會說到話,但對於徐峰班長的好奇與日俱增。單單只知道他是搜索排班長,那是不夠的!
「ㄧ有機會,我一定要有意無意的問其他學長們有關於徐峰班長的一些八卦。」周小文心中充滿著希望。

「他常常去831呦!」陳文章學長面露淫笑的小聲說著。
「真的嗎?」第一時間我以為我聽錯,滿臉的狐疑!
「對呀,還懷疑喔」
真是晴天霹靂,複雜的心情還是久久不能平復。
「也對啦,是我想太多了,人家會對我笑,或許是因為我剛到金門,給我個歡迎的微笑吧,哪有那麼多同志啊?自己自作多情了。」
心裡這樣想著,也就試著去淡忘它,還是專心的把兵當完比較實在。

當兵是枯燥乏味的:起床集合、跑步、早點名、用餐⋯⋯,好像永遠有做不完的公差勤務。沒有太多的時間讓你東想西想,日子就這樣的過去了。


班長與我(三)

來連上不知不覺已經一個月了。自從那次莒光夜之後我就沒有和徐峰那樣的面對面凝視了。

白天大家都各自忙碌,只有午休及晚點名後才有屬於自己的時間。那時我的寢室是通二堡,是所有寢室最大間,兩床兩層上下舖相鄰,我睡在上層,旁邊是李學長。

某夜晚點名後,約11點,紗門突被打開,走進一個人,壯碩身材著草綠運動服,手裡拿著一瓶陳高以及鋼杯,往我對床的下舖走去,找潘學長聊天喝酒。

「哇!他不就是徐峰班長嗎?他來做啥?
他知不知道我也睡這間,並且還是在隔著走道的對床上舖。他還記得我嗎?」我趕緊躺下偷偷地看他們在做啥、說啥?或許是白天太累了,我竟睡著了,隔天十分的懊惱。

接著往後的日子,徐峰班長時不時在晚點後,都會往我們寢室這邊跑。

「看來應該是徐峰班長本來就是找潘學長喝酒聊天,只不過我是菜鳥不知道罷了」我心裡納悶著。

為了證實徐班長不是為了我才來的,有時我會故意的在床上跟隔壁的李學長大聲的嘻笑或是說話期引起徐峰班長的注意。

目的雖達到了,但卻也更加的失望,因為徐峰班長並沒說啥,只是微微向這邊看了一眼而已!再也沒有像在中山室那樣的互相凝視了(哭)。

果真是我想太多,他是個異男,充滿男人味的異男,我只是一廂情願的盡情幻想罷了,唉,周小文,該醒醒囉!

XXX

徐峰的視角

「大慨這就是一見鐘情吧!」徐峰很快的知道莒光夜和他相望那菜鳥二兵的姓名及寢室。

「但要用什麼方式去看他,而又不讓人起疑呢?」於是徐峰決定這樣做,當然最主要的目的是要看他的小寶貝周小文。

「還好有個同梯的在通二堡,不然平時跟通信排的人員不是那麼熟,突然去別人寢室,那還真是尷尬。」晚點名後,徐峰拿著陳高以及鋼杯逕自走向通二堡,打開紗門逕自走了進去。

雖然看似徐峰和他同梯在聊天,但其實他一直在注意周小文的一舉一動。
「長得真是可愛,屁顛屁顛的,若是在機動班就好了。看來往後我要常常往這邊跑囉。」徐峰暗自想著。

時間,只要給我時間,我一定會將他追到手的⋯

班長與我(四)

雖然在金門當兵並沒有如外界所說的那樣恐怖及嚴格。有的只是太多的公差勤務及瑣碎的煩人事兒,一切都要跟著排組活動,誰叫我是最菜的二兵呢?

雖然是同連,但因排組的不同,於是漸漸地把暗戀徐峰班長的這件事淡忘了,儘管有時候都會來我們的寢室找人喝酒聊天或是看見他穿著筆挺的軍裝在大門口值勤,但就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待我的(傷心)。

X X X

正當我將這份暗戀藏在心底時,某日早點名完。
王排長:「周小文,等會裝備收拾一下,你們這梯三人到機動班報到⋯⋯」
當下我以為我聽錯了,我不是屬於通信排嗎?原來我們去支援的,因為連上一直沒有滿編,蠻缺人手,更何況我們也還沒受啥通信的專業訓練,到哪邊都一樣。

或許是老天爺冥冥中的安排,註定要我在金門這地方獻出我的第一次,這且按下不表。總之,從此開始了我新的軍(情)旅生涯!


班長與我(五)

小弟所在的營區並不大,各碉堡(寢室、辦公室)林立且分散各處,要找個人並非易事。

搜索排人員較少,目前全數支援機動班(一分鐘緊急待命班)。機動班位於旅部大門口的側邊,採雙哨制,白天外加一名哨長,管制車輛及人員的進出,有時甚或指揮交通。

接到要支援機動班的命令後,我們這一梯三人中午就將簡易的裝備移到了機動班。

機動班並不大,靠牆一整排雙層床舖,對面牆則是放置我們的置物箱及桌上一箱箱的五七式步槍的子彈,隔壁小房間則是放置五七式步槍。

「你們就把置物箱放這邊吧。」一位學長對著我們說。「你們三個就睡這邊吧。」指了指那三張床的上舖。我看著前方一整排床,心想:「徐峰班長到底是睡哪床呢?他旁邊又是誰?」突然莫名的嫉妒起睡他旁邊的人。

雖然我們和搜索排是不同排組,但都是旅部連,所以基本上彼此都見過、認識,當然包括徐峰班長。

想到今後要在這近距離的與徐峰班長有所接觸,我心頭不禁一陣興奮。儘管知道他是一名異男,不過這無所謂,只要能夠跟他說到話、跟他一起服勤,這樣小兵我已經很滿足了。

班長與我(六)

在我那年代,金門的阿兵哥放假就只有4個小時,不是上午就是下午。

雖然我是通信排,但是因為支援搜索排,所以放假,也跟著搜索排的學長們一起行動,因為我那時還很菜,不宜單獨行動。

我們連上得天獨厚,剛好有兩個地方都離得很近。一個緊鄰連上叫「塔后」,另一個走路約10分鐘,叫「山外」,是當時全金門島最大、最現代、最繁榮的小鎮。

記得有次休假,我們7、8位沒有勤務的阿兵哥們來到了塔后,由徐峰班長帶隊。塔后規模不大,卻也「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舉凡吃的、用的幾乎都可以在這裏找到。裁縫店、冰果室、撞球間、浴室⋯等。

接著跟著學長們進了一間撞球間,不會撞球的我只得在一旁看。俗話說:「母豬賽貂蟬」這些學長們就喜歡虧這些計分小姐,甚至和小姐一起撞球,大家嘻嘻哈哈,就只有我眉頭深鎖著。

「操,連徐峰班長都和撞球小姐一起打,還有說有笑!」我的臉頓時整個垮了下來!
「他是異男,這樣不是很正常嗎?」我又自我安慰著,矛盾中夾雜著不滿。

接著為了引起徐峰班長的注意,我也下去打,事實上我真的是亂打一通,球的顏色都看不懂,引來學長們的一陣訕笑。

經過了這次短暫的相處,讓我更確定徐峰班長是異男無誤!
「831無數次、打撞球虧女生的那邪惡欠揍嘴臉」,都再次的讓我「不能接受」!徐峰班長應該是我的!

於是自個走出撞球間到附近走走,反正塔后就這麼丁點大,
邊逛邊等他們出來。

短短的休假期間,我確認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徐峰班長的眼裡,我應該真的就只是一名二兵菜鳥,跟一般人沒兩樣!

班長與我(七)

民75年,那時整個金門島還是戒嚴時期。晚上6點一到,就實施宵禁,沒有路燈,漆黑一片,往來各地道路都要經過一道又一道的關卡,這時口令就相當的重要,它可是你的護身符!

在這個風聲鶴唳 、草木皆兵的時代裡,一些關於軍中鬼故事不自覺的就流傳出來。尤其鬼壓床更是最常聽到,也不知是真是假,學長總是信誓旦旦的說著。

XXX

支援機動班也不知有多久了,只知道一天過一天,就傻傻的過,不需想太多,反正來旅部連已經夠好了。除了自己的大門口勤務外,還出些連上的公差,這時候我已經不是最菜的二兵了,因為有學弟們進來了。對於軍旅生活大致也都適應了。

雖然徐峰班長和周小文有聊過天,但僅於話家常,再沒有任何的表示。但話雖如此,每當周小文遇見徐峰班長,還是會心跳加速,甚至期待徐峰班長能夠責罵自己甚或處罰,來沖淡對徐峰班長的愛意。

某日

「XXX,你上去睡上舖!你,周小文,你下來睡這!」當下我著實驚呆了,下巴差點沒掉下來。因為他要我跟學長換的床位就在徐峰班長旁邊!

徐峰班長,當你看到本文至此,是否可以告訴我,為何在我進機動班的這一段時間裡,我感覺你總是對我冷冷的,再沒有中山室那種灼熱的眼神!而如今卻要我睡在你旁邊,而我同梯的另外兩名,還睡在上舖呢!

請你告訴我吧!

XXX

徐峰的視角

我已經看過你寫的文章了。雖然名字並不是我,顯然你是要保護我而改了姓名,謝謝你!

現在讓我來告訴你吧:
其實我是一直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成熟的機會!

好不容易你來機動班,我怎麼會讓煮熟的鴨子飛了呢?一方面我要確定你是否是同志並且喜歡我。

有好幾次我都想直接親你、上你,但都被我克制住了。一方面怕嚇到你,另一方面是沒有適合的場所。

你還記得嗎?第一次咱們一群人到塔后,看到你感覺好像不是很高興,該不會是因為我跟小姐打撞球,而在吃醋吧。

哈哈,時機愈來愈成熟了,而我也愈來愈不能克制自己的慾火了。所以決定讓你睡我旁邊,讓我保護你、讓我愛你吧!


班長與我(八)

夜晚 床上

再一次和徐峰四眼相接,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如今再次的相對,真的好甜蜜、甜滋滋的,更何況在我身邊那麽近,一切顯得是如此不真實。
「看見這條線了嗎?不要越界呦!」我邊説邊指了床的邊線,因為是床靠著床擺,自然有條線。為了隱藏自己的高興及表現出不在乎,故意這樣說著。於是就打開蚊帳躺了下去。

機動班因為是24小時值勤旅部大門口衛兵,所以儘管是半夜,房間還是開了盞小燈,以利著裝及上下衛兵。

金門的冬天是極冷的,當我裹著棉被呼呼大睡中,突然感覺一股強大重量壓過來,初初以為被鬼壓了,猛的張開眼睛驚醒過來,正想開口呼叫時,嘴巴馬上就被另一張嘴堵住,雙手也被按住。只聽見他那混濁的呼吸聲及看見他半瞇著的眼睛是如此的灼熱,這下我全然明白了,眼前並不是鬼,而是我所愛的人,我所愛的徐峰班長。
我嘴巴迎合著他,也不知吻了多久,漸漸的,他的手鬆開了,並牽我的手伸進他的內褲裡,不斷撫摸著那早已堅硬無比的陽物,接著將其三角內褲脫下來⋯並將他的手伸進我內衣裡盡情撫摸著我⋯⋯。激情之餘還夾雜著緊張,因為害怕衛兵會進來叫人換哨,儘管有蚊帳隔著。
此時此刻是如此的真實,我正躺在徐峰班長的懷裡,這並不是夢!

他是怎麼想的呢?一個純然陽剛的下士班長和二兵菜鳥!


班長與我(九)

自從那晚和徐峰班長的一次翻雲覆雨後,我整個軍中生活已然不再單純了。

我倆白天看似各忙各的,好像沒啥交集,但是漸漸地整個機動班的人應該都看的出徐峰班長對我這二兵好像特別的好,說話的語氣也跟別人不一般。自己當下沒感覺,但有些學長都會開玩笑的虧我,我也只能無言的接受囉(甜蜜的負擔)!

XXX

我們連上得天獨厚冬天都是洗熱水澡,浴室並不算大。門一進去右手邊是整排的洗手台,可以在那洗衣、漱洗等。對面整排則是隔了五間獨立沖澡間,每間都附上一木板門,可以看得到膝蓋以下部分,衣服就掛在木板門上。
為了要洗熱水澡,我們都分別在那五間沖澡間排隊。事實上,我們洗澡的時間、時段並沒有規定及限制。

「走,一起洗吧」,自從徐峰班長和我有了肉體上的接觸後,對我的態度有了180度的轉變。也不怕旁人的眼光,逕自把我拉了進去。雙方脫光衣服後,不自覺的擁抱起來,讓那滾燙的熱水嘩啦啦的從那蓮蓬頭朝下直沖而來。
「班長,我們這樣擁抱,外面的人一旦看到我們的腳,想也知道我們在幹嘛」我輕聲不安的說著,徐峰班長只是笑笑的。

的確,那時我們正處於熱戀期,早把旁人的眼光放諸腦後,再加上徐峰因為是班長的身份,所以大家也就裝作若無其事,但我相信大家一定在背後竊竊私語。


班長與我(十)

在金門的阿兵哥最不願出的公差就是「岸勤」了。
所謂的「岸勤」就是當補給船來時,必須在下次的漲潮前將船內所有的物品用人力將其搬走或是運走。
其中最累的是搬50公斤一包的水泥,或是汽油桶。那時還是戒嚴時期,所以一切都顯得煙硝味!

某寒冬的晚點名
「注意!聽排長這邊宣布,連上半夜要出岸勤公差30名。唸到名字著甲種服裝,晚上11點兵棋台集合。補給士晚點會發防寒大夾克⋯⋯」不敬禮解散!

想當然耳,公差名單內怎會沒有我。當時我的心情有點好奇又有點害怕,好奇的我從來沒出過岸勤公差;害怕的是,聽說要搬很重的物品。憑我這種身材,沒死也半條命!這次的公差人數眾多,所以各排組都有參與,徐峰班長也在列。

由謝中士帶隊押車,我們紛紛上了軍卡,目標料羅!也不知道時間經過多久。反正沿路一片漆黑,幾乎伸手不見五指,配合著寒冬,還真有點壯士不復兮的悲愴感!那時候當兵跟現在實在是差太多了。難怪現在有那麼多女兵。

我們先在一個坑道內的一隅卸下裝備,暫做休息。
「周小文等下在這邊看守裝備,其餘聽口令出發。」謝中士這樣說道。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們終於回到坑道內暫做休息,個個灰頭土臉,感覺全身都在冒煙,可見岸勤真的很硬頸,能夠在大寒天各個滿身大汗。

終於看見徐峰班長進來了,他對著我笑笑並且走到我身旁,坐了下來,我也緊跟著坐下緊緊倚偎在他的身旁,只差點沒親吻,說有多親密就有多親密!此刻,似乎我們的眼中只有彼此,甚至別單位的人望向這邊,我們也不在乎。

是的,我們就是在談戀愛,在軍中談戀愛,而對象就是自己的袍澤!


班長與我(十一)

我們旅部連是由旅、連部組、通信排及搜索排組成。吃飯、集合都會在一起,否則平時都是各忙各的。

旅部大門口的機動班由通信排及搜索排輪流看守值勤,其餘負責安官及內衛兵。

小弟可能機動班待習慣了,所以不管是通信排還是搜索排值勤,我一直都待在機動班。

當小弟還是菜鳥時,支援搜索排機動班,睡在徐峰班長懷裡也習慣習慣了。如今排組對調,即徐峰班長要回搜索排去。「這可不行,那我該怎麼辦?」
「班長,晚上我去你那睡喔!」
「來啊,跟我擠一張床。」徐峰不假思索的說。哈哈,期待晚上的到來!

我那時已不算是菜鳥了,所以只要我有半夜的哨,我都會特別交代上一班衛兵,到搜二堡的房間叫我,儘管我應該睡在機動班才是。

搜二堡的房間實在很小,靠牆的左右兩側只能放置一上下舖的床,亦即最多睡4人。當我去的時候,那間房只住兩位,一位是徐峰,另一位是何學長。

XXX

金門冬季實在是冷的令人受不了,寒風刺骨,尤其是半夜哨,防寒大夾克、頭套、手套、白金懷爐,全用上去了,還不足以保暖。被人從暖呼呼的被窩裏挖起,那感覺簡直快死掉了。

「看,我今天是2-4的哨。」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在心裡咒罵著,唉,嘆了一口大氣。

金門因爲在前線又戒嚴,所以整個金門都沒路燈,可以說是整片漆黑。因為早已習慣了黑暗,所以在連上不用手電筒,也可以走的很順。

洗完澡,串完門子,就摸黑來到搜二堡準備睡覺。徐峰班長正在和蔡學長聊天。「班長,我睡哪?」「那邊上舖!」徐峰指了指方向。
「待會不是有勤務嗎?早點睡吧!」徐峰班長柔聲的對我說著。
「嗯!」

也不知過了多久,徐峰班長爬上了床,用他有力的臂膀將我擁入他懷抱裡,並且親吻著我,我也熱情的回應著他,摸著他厚厚的胸及早已抬頭挺胸的小徐峰。然我們動作不敢太大,因為木頭做的床,可能有些歷史吧,動作太大,床就會嘎嘎作響。何學長就睡在對牆床的下舖,難道他會不知道?

「好暖和、好溫暖喔!」我滿足的沉睡時間過的好快,怎感覺才剛入睡,就被開門聲吵醒。接著看到衛兵進來了,他環顧四周似乎在找我,我馬上坐起身,免得他找不到我。只見他一臉的問號及訝異,邊瞪大著眼睛看著我,邊看著睡在旁邊的人。「知道了,我馬上過去」我小聲且平靜的說著。

事實上,整個搜索排應早已知道徐峰班長跟我的關係了,可能礙於因為徐峰是班長,所以大家心照不宣。如今來個通信排的弟兄,被他看到這一幕,真不知道他會八卦否?

XXX

「兩小時的勤務好難熬呦」,雖然站哨可以聊天打屁,但還是希望能夠早早回到徐峰班長暖暖的懷裡。

在這沒有燈光,夜晚一切瘖黑的環境中,甚至看不到對面的哨亭!只不過盡個義務,竟會來到金門,來到金門竟會發生這男男戀!真是始料未及。

事實上,有些學弟或是學長對我真的是蠻好的。
比如說:站半夜哨時,冬天因為天氣寒冷,所以常常兩個人擠一個哨亭!而站最裡面那個人一定是我,另外一個就站在哨亭口,邊服勤邊聊天,好打發時間。最常這樣做的就是邱學長,他常會說「站到裡邊去」。
如果我沒有碰到徐峰班長,那我還會在連上大談戀愛嗎?又會是誰呢?

XXX

到搜二堡找徐峰班長睡覺並不長久,因為我所有的裝備都在機動班。有時起床號響起時,我就要匆匆忙忙的回機動班,甚為不便,因此沒多久就沒有再去陪徐峰班長睡覺了。


班長與我(十二)

民76年1月28號禮拜四是農曆大年初一。連上一連三天,中餐及晚餐吃的極好。有雞尾酒不說,菜色還擺盤,連上的廚師都是經過挑選過的。

除夕
「連長這邊宣佈,明天起三天,每個人放一天假,至於勤務,各排組自己協調,不用早晚點,排長要掌握人數跟我報告。」連長ㄧ說完,頓時全連一陣歡呼!我們連長就是霸氣!

晚點名後,「周小文,你要休哪一天?要去哪?」通信排陳學長問著。
「還沒決定呢!」 學長,你要去哪呢?
「金城吧!」
金門當兵放假只有四小時。基本上遠的城鎮都去不了,金城在金門的西邊,是金西最大城鎮,而我們的駐地在東邊。說真的,現在過年放一天假,還真不知道要去哪?「到時就跟著學長們一起走吧!」我回答著。

雖然 徐峰班長與我是「連對」,但畢竟不是同排組,所以並不是天天見面。要一起放假出遊,那更是難上加難!

大年初二,我在連上包哨,機動班大半人員放假出遊。我下了哨也沒事做。「我們去走走吧!」徐峰班長過來找我,拉著我就往連上對面的陽明湖走去。

陽明湖又稱陽明公園,是通信排打掃的責任區域,早晚各一次。裡頭有一建築,座落在一塊大的花崗岩上,整座建築呈八角狀,非常的秀麗。平時是不會有人來的,除了司令官及他的伺從官。

當我們進去時,非常的幽靜,空無一人,我們走在當時金門極少數舖有柏油的路面,手牽手的走著,談著現在、論著未來,時不時還相互摟著,真希望時間可以停止享受這一刻。

晚上,全連還是沈醉在春節的歡樂中。不分排組,連上弟兄們到各碉堡串門子,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好不熱鬧!這種同袍間的情誼,不是本島兵可體會的。

「走,跟我走!」
「去哪?」徐峰班長沒回答,逕自把我從中山室拉走。
室外一片漆黑,我聞到徐峰班長全身酒味。沒多久我們就進到了通二堡旁的一間大寢室。
一個粗魯的熱吻馬上飛撲過來,我踉蹌的跌坐在床上。「我現在就要!」徐峰說完馬上將我按在床上。「門沒鎖啦」我提醒著徐峰班長。徐峰班長笑笑馬上就去鎖門,接著一陣翻雲覆雨⋯⋯

兩個人靠著牆坐在床上抽著煙,「來,這紅包給你」徐峰班長邊說邊拿給我。「哇,我也有?謝謝班長!」「不多啦!」「謝謝!」
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軍中拿到的紅包,還是不同排組的班長給我的。不過對我來說,這已跳脫出排組的框框,因為他就是我的摯愛!


班長與我(十三)

民76年三月
「你的電報!」通信排王班長,拿給我一封信。「謝謝!」打開一看,原來父親告知外祖父已過世的消息。」

學長們議論紛紛,連參一幫我辦理喪假事宜,並且連長、輔導長很快的就批示下來。當天半夜電話紀錄下來:X X:00至師部報到。

凡在金門待過的人都知道3、4月是金門的霧季,很濃很濃的霧籠罩著金門島。有時候相隔不到10公尺也看不到彼此,那景觀有夠漂亮,有夠詩情畫意!

隔天一大早就到師部了,來到了一間建築,裡頭全部都是軍官,只有我一個二兵,全都是在師部等通知到機場的。

一般來說,坐飛機返台休假只有軍官,再不然就是已婚的阿兵哥。其餘基本上都是搭船返台。也不知道在師部待了多久,最後被通知因為大霧的關係,只得先回連上,再等電話紀錄。

「咦?怎麼回來了?」大家看到我都這樣問。我只得笑笑:「飛機沒飛呀」
「我就知道,」某學長說:「霧那麼大,怎可能有飛機」,大家就這麼七嘴八舌的說著。

XXX

「回來了?」
「嗯!」
徐峰班長,摸摸我的頭,對我笑著「我有預感,你會再回來的。」

隔天,我又接到電話紀錄了。這次是隔天直接到尚義機場找人事官報到。徐峰班長知道後很不放心。
「你從沒有自己一人出過遠門,你知道機場在哪裡嗎?」
「不知道耶」
明天我陪你去機場,我去跟楊排說⋯

XXX

「楊排,」
「啥事?」
「明天周小文要去機場,他不知道在哪裡,我想陪他一起去,可以嗎?」徐峰向通信值星排長問道。
「他一個人去就可以了,又不是小孩子。」
「金門他又不熟,如果錯過了班機不好吧!」徐峰向楊排說著。「好吧,不過你要快去快回,不要違紀了!」

翌日,徐峰班長陪著我到山外車站搭車,一身的軍服再加一個草綠的背包,就這樣準備返台奔喪。

一路上還是濃霧瀰漫,抵達機場,看到好多的軍人。徐峰班長陪著我去辦理必要手續。
「我真的不放心你啊!」徐峰說著。等等,那邊有個上兵。
「你好,請問你也是要搭機返台嗎?」徐峰班長向那名上兵問道。
「對啊」
「他也要返台」頭指著我這方向,「可否麻煩你照顧他一下。」
「沒問題!」
峰徐班長示意要我過來。
「來,你寫下你的電話,要返金門的時候,可以打電話給這位學長,好有個照應」徐峰班長對著我說著。我們彼此互留電話及姓名。
「他是你連上的喔?」那位上兵笑著對徐峰班長問道。
「對啊,他是我的班兵,他現在還很菜,二兵!怕他不知道路,乾脆帶他來比較快。」
「這麼好的班長!」期間他們倆繼續聊著天,而我則是在旁邊聽他們聊天邊等飛機。而我,靜靜的看著徐峰班長,「他對我真的好好喔,真的很關心我。」我不自覺得嘴角上揚起來。

「好了,我要走了,等會你就跟著這位學長,不要走丟了。」徐峰班長笑著對我說,轉身便走了。我愣愣的看著漸漸走遠的他。我會想你的,徐峰班長!

XXXXXX

徐峰班長的視角

唉,遇到喪假這種事總是不好的。如果我的小寶貝去師部報到那還好,哪知大霧作怪,必須直接到機場。

小寶貝從沒出過遠門,東西南北都搞不清了,我怎會放心讓他一個人去!我要陪著他去,憑著我已破百又是班長的身份應該沒問題!

該死!我怎會對他如此的迷戀。我是喜歡女生的,怎就獨獨對他情有獨鍾,就是想保護他,想吃了他。可惜我們是不同的排組,不然我們的親密關係決不止如此!


班長與我(十四)

晚上,旅集合場
原地突刺~刺!
殺~殺~

唉!連上要比賽五項戰技囉!
這可是我下部隊第一次的參加。因為在新訓中心忙著颱風後的救災,所以一些技能教育班長並沒有教,包含刺槍術。

搜索排蘇上士板著面孔面色嚴肅的站在司令台上發號口令。
「陳XX,注意一下你拿槍的姿勢!」
「張XX,你沒吃飯啊!」
蘇上士在台上疾言厲色的大聲說著。

站在隊伍後面的我,腦筋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啥?嚇都快嚇死了,深怕自己被點到名,還好一直「沒事」!

「咦,我刺槍這麼爛,會沒事?」我心裡一陣納悶,當我這樣想時,「你這樣刺不行啦」,通信有線陳班長把我從隊伍中拉出來個別指導。答案出來了,原來我是刺的太爛,蘇上士根本懶的說。

「槍要這樣拿啦,身體站斜⋯⋯」陳班長熱心的一對一教導著。偏偏我運動神經少根筋,怎麼教都是慢熱。

翌日晚上
殺~殺~
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場景,同樣的緊張。如昨晚ㄧ樣,通信陳班長還是對我個別指導。
「他是我的,我來教他。」長得高大的通信排劉上士馬上就把我拉過來,再次的個別指導。怎感覺他們是在爭鋒吃醋!

寫到這邊,我不禁要問徐峰班長,那時候你怎麼沒有教我刺槍術呢?難道你不知道我刺槍術很爛嗎?

XXX

徐峰班長的視角

對不起啦,我的小寶貝,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刺槍術會那麼爛(大笑中)。
平常我們連上就不會練習刺槍,除了要測五項戰技外,所以我根本就沒機會看你刺槍。再者,連上在練習刺槍的時候我本就不在場,我都已經是老鳥了。

事實上,我早覺得那位上士好像對你有意思哪,難道你感覺不出來嗎?
讓別人來教這樣也好,若是我獨自教你的話,不知道又會有什麼親密的舉動,如被其他人看到那更加證明我們的關係了。

順便ㄧ提,你不只刺槍術爛。你手榴彈投擲也很爛喔,有一次我們連上到外頭練習投擲,看你投擲手榴彈,我差點沒笑死。你好可愛喔,竟然手榴彈只掉到你面前,當場好想抱抱你、親親你喔!

好啦,不要再怪我沒教你刺槍術啦(抱一下)!


班長與我(十五)

每個月一次的夜行軍是我們旅部連的固定任務。

這次的夜行軍,是我下部隊後不知道第幾次走了。和以往不同的是徐峰班長也參與其中。

夜行軍人數約30多名:主官一人、排長一人、一名77、尖兵伍三人,道路的左右兩側,各有四個班並且輪流背彈藥,班長們不用背,但是他們必須注意每位班兵所背彈藥時間的長短。

晚上,約莫10點整,在山外的中正公園點完名後,正準備開始往料羅方向走去。
「周學長,徐峰班長叫我跟你對調。」我猛的一回頭,看見陳XX學弟對著我說,再抬頭看看遠處的徐峰班長,他正望向這邊。

走夜行軍必需全副武裝,肩著57步槍或是65步槍。一個班必須負責輪流背一箱彈藥,每箱約5公斤重。

走在沒有路燈的路上,只能靠著天空的星光或是月亮的投射,才能看得見前面班兵的背影或是暗黑的周遭,更甚者完全伸手不見五指,只能從旁邊的波浪聲,約估判斷其地點。
兩只腳如機械般的移動前進著,有時候我必須小跑步,因為有時隊伍越拖越長。雖然是大寒天,冷風迎面吹拂過來,卻還是大汗淋漓⋯⋯

XXX

差不多準備換人背彈藥了,看見徐峰班長已經向這邊走來。
「該準備換我囉!」唉,我心中一陣哀號。只見徐峰班長在前面那名背著彈藥的弟兄旁幫忙卸下彈藥箱,忽然他將彈藥箱往自己的肩上背,然後對著我笑笑,逕自朝前方走去!

「還可以吧?」徐峰班長趁著部隊大休息時來我這邊。
「嗯!」我淡淡的回應著。
「躺著休息一下吧,這次部隊休息至少30分鐘。」,在寒冷的冬季裡,此時此刻才真正的感覺到什麼才叫「凍」,不禁身體打了個哆嗦,趕緊躺下並抱著徐峰班長。

「好美的夜空不是嗎?」
「嗯!」看著滿天星斗,我躺在徐峰班長的懷中回答著。
「你在想什麼呢?」「沒有哪,就只是發呆」我回答著。我倆的衣服都被汗水溽濕,他脫下鋼盔趁著周遭的暗黑,低下頭親吻著我,並用他深邃的眼睛看著我。在寂靜的黑夜裡,似乎時間是靜止的,一切是這樣的無聲無息!

這一段夜行軍塵封已久的往事,喚醒了我對徐峰班長的思念及愛意!徐班長,您現在好嗎?


班長與我(十六)

「周小文,你要接糧秣士嗎?」
「啊?」我呆萌呆萌面無表情的回著。
「當業務士有許多好處喔!」已破百的施學長問我,他能力強,身兼連参四及糧秣士。
「不想耶!」我回著。
「當業務真的很茫喔,可以時不時的到外頭去辦公(混)。連上長官又管不到你,你去看電影也沒人知道,bla、bla⋯⋯」極盡洗腦之能事!「不相信,你可以問彈藥士王XX!」
禁不住施學長的強力轟炸,我終於首肯了。我本來是想本本份份,安份守己的把兵當完說。

接了糧秣士沒多久就後悔了,因為糧秣士還要到伙房去掃老鼠屎,翻新白米。那時我還很菜,所以也不敢跟排長要公差,一切都自己來,現在想想真的是沒事找事!(哭)

既然身為二兵糧秣士,就要常常到後勤單位去申請一些文件,作為日後領取物品的證明,好比:煤油、白米、罐頭等等。

「報告排長,下午我要去XX領罐頭!」我向陳排說著。
「好,我再安排」

XXX

「有自願出糧秣公差的舉手!」好多人舉手,這次反而都是老鳥舉手。因為糧秣公差可以藉著搬搬罐頭或是白米等離開連上的掌握。出去透透氣,也不需走路,再者搬個罐頭等食品對他們來說小菜一碟,這樣就可以打發一個下午。

很快的有五名公差。「陳排,我押車好了!」徐峰班長面無表情的向陳排說著。
「好吧。」
就這樣,我們依序上了軍卡的後斗, 徐峰班長則坐在駕駛的右側,一路往XX開去。

抵達
我先去XX庫房辦公室辦理登記,接著便在庫房外頭等候⋯⋯
「我有帶相機!」徐峰班長奸笑著。
「啥?」我面露驚訝,因為相機是違禁物品,大概輔導長或是政戰士才會有。
「跟政戰士借的,因為好像沒有跟你合照過,拍一張吧!」
「嗯,要怎合照呢?」我問到。
「拍一張比較不一樣的」我還沒聽懂時,瞬間徐峰班長馬上便把我拉過去,靠在他腿上,一隻手環抱著我,貼著他的胸膛。「那個誰,幫我們拍一張吧!」
「哇靠!我們這樣不就擺明了彼此的關係了嘛!」我⋯⋯

也不怕週遭的人看到 ,還是說大家早已習慣見怪不怪,只是不說罷了。
幫我們拍照的那位學長心臟應該夠強吧!


班長與我(十七)

金門的冬季除了極寒冷之外,午夜也鮮少有星光,且常伴隨著一波又一波的濃霧。尤其是到3、4月時,更是濃的化不開,若再加上沒有月光,那真的是看不到對面的哨兵,可能兩人都會相撞,這可一點都不誇張呢!

站大門口的勤務,半夜最怕的就是打瞌睡。因此,常常的走動或是和對方聊天就成為必要之需。若是跟健談的人一起站哨還好,不然二個小時真的很難熬。

XXX

某午夜十二時後

「好好站衛兵,不要睡著了!」低沈成熟又熟悉的聲音從右後方傳來⋯⋯
我轉過頭去,看見一模糊的身影朝對面崗哨走去,不過很快的就朝我這邊走來。

身處濃霧的夜晚,靠在哨亭裡頭的我馬上就把鋼盔拿掉,因為我知道是誰來了。

甫徐峰班長一進崗哨,我馬上雙手環著他的脖子,墊起腳尖,給他來個熱吻!此時的我,再也不是剛到連上那個羞澀的菜鳥了。趁著濃霧之利,我蹲下身將徐峰班長的運動長褲褪下,口中含著小徐峰,不停的套弄吸允。徐峰班長也兩手按著我的頭髮,急促的聲音,越弄越急,直到他一瀉千里!
在這期間,我們不止要注意周遭的狀況,更要注意對面崗哨的動靜,免得成為XX旅的頭條!

我們採取這種模式約會已經許多次了。白天各忙各的,看似沒啥交集,但是只要是時間、天氣都對了,徐峰班長大都會來找我。有些對面崗哨較白目的弟兄甚至會說:「你們在做啥?不要亂來喔。」一陣淫笑。當然我們是充耳不聞,直到徐峰班長退伍。

一段當兵的歲月,一段熱戀的懷念!


班長與我(十八)

該來的總要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徐峰班長和我相處時間只有五個月。這期間沒有吵過架,只有小鬥嘴。但也沒有天天見面,因為我畢竟不是搜索排。

76年4月30日星期四,是徐峰班長退伍離開金門的日子。
晚上11點多,1489梯的他們全在旅集合場集合。不久,他們就ㄧ個個上軍卡離開連上了。

當我看著徐峰班長離開連上時,當下我並沒有哭,我只是心底非常的「酸」,非常的難過。當他們離開後,就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兵棋台旁許久,站了多久我也不知道,眼淚就這樣無聲無息默默的流下來!

XXX

2018年
致 徐峰班長:

你知道嗎?當我在寫這回憶錄時,腦海裡盡是你的畫面及我們當兵時相處的情景。時間可以逝去,可這些畫面不能消逝啊!

還記得民76年農曆春節的一個下午,我們還曾經在陽明湖畔散步,處在這幽閉的環境裡,我最喜歡你大力的從後面摟著、環抱著我。讓我在枯燥乏味的軍旅生涯中,多了一股甜滋滋的味道,說有多甜就有多甜!

我倆認識至今30餘年了,當你退伍前夕時,曾經對我說過一句話,令我至今難忘:「我退伍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我會很好的,沒有人會欺負我的。
謝謝你,徐峰班長,你要退伍,還讓你掛心!

咱約個時間吃飯吧!

~完~


班長與我(終)

後記

最近網路BL劇(boy love)當道,在看完這些劇後,不禁讓我想起在金門當兵所發生的點點點點,我竟不知不覺的也成為BL劇的主角。

經過劇中角色「徐峰」的本尊同意及補充,我試著重現當時的時空背景,讓我們的愛情故事真實重現!

愛情不分男女,只要真心相愛,男男戀又如何?[/hide]
1# 小周周
2# deficient
歡迎交友,低調謝謝。
LOOK
.
返回列表